踟蹰本初

大概不会有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事了

你好!!!这里本初(叫衣刀/刀刀也是可以滴!)

#目前 凹凸【安雷】

aph 【米英】

无头 【静临】

以上通通*过激不拆逆*

#其余杂食

#欢迎各种勾搭(* ̄u ̄*)ノ♡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我发现吧,其实安哥在第二季的时候就有过单手拎剑的动作!!
(带了点安雷滤镜慎!!!)

图源旧版第二季第八集

p1~p4   安哥和雷总的日常互怼hhh(有点可惜没截那个“三番五次”)

p5~p6   这里两张安哥有一个很明显的将左手的剑收到右手的动作(因为要向雷狮亮分数牌)

p7   就是很明显的单手拎剑辣~!

p8~p9   说着可打可不打,于是俩人还就真只是装模作样地过了两招w

单手拎剑不知为啥迷之苏,就,就那种温暖干燥而又厚实宽大且带着些粗糙剑茧的手掌吧,被这种手掌握着就会感到非常安心,能感受到手掌主人过去日复一日训练的艰苦以及其不屈不挠的韧性,但同时,也能从中汲取到源源不断的力量这样子。

就,十分帅气了。


是踏实肯干的温柔帅哥。

就,突然很想看学pa的安雷――

安哥抱着吉他在夏天的夜晚对雷总唱《情非得已》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给你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尬撩,但在心里这么吐槽着的雷总居然莫名心动了!

就很美好!

就是想画画半遮眼睛的安哥和没戴头巾的雷总。。

然后……安哥这么怎么好这么温柔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他!!!

以及滤镜大法好,像我这种渣画都立马高大上了起来呢……

私心安雷tag√

【凹凸世界】(全员向fate设定)

      总设

      Saber(剑兵)安迷修     Master 雷狮
     
      Arther(弓兵)格瑞        Master 金

      Lancer(枪兵)嘉德罗斯Master 蒙特祖玛&雷德

      Rider(骑兵)佩利         Master 帕洛斯

      Caster(魔法师)安莉洁Master 凯莉

      Assassin(暗匿者)莱娜Master 鬼狐天冲

      Berserker(狂战士)银爵Master 紫堂幻

一点附加(极乱)

      关于标题(一部分

     #矛盾的人#    #史上最强Lancer#
     #圣女与魔女#     #骑士的抉择#
     #说谎者与野兽#    #同一时代的人们#

  目前设定的cp向是主安雷,其他还有副cp等正文产出来再说吧(不你

   放一点点试读(所有存货了QWQ(都还只是片段







     安雷的部分:


    #1
    雷狮倒在临时搭建的、劣质到硬得硌人的行军床上,伸直左手臂,盯着手背上鲜红的令咒*思考着什么。

    嗯……三道令咒*,就是说明他有三次机会--只要召唤出的Servant 不合他的心意,花费一道令咒让他自我了断滚回去便是……

    他又将目光转到房间的角落,地面上呈现着的是他几天前就早已准备妥当的召唤法阵。

    既然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今晚就来跟某位“英雄”打个招呼吧。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



    #2
     “咳咳。”雷狮挥手扫开眼前的烟尘,他可不知道召唤英灵还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待烟尘尽数散尽,他看到法阵中央正半跪着一位青年,他那有着棕色蓬松短发的脑袋正卑微地低垂着,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一只横握在胸前,另一只背在身后。他的声音不算洪亮但听起来却也沉稳有力,还带着不容忽视的平和:

    “试问,您就是我的Master 吗?”

    雷狮稍愣了一下,其实他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浪费掉第一道令咒,但现在看来老天爷似乎给他送了份大礼--眼前的Servant 的各项数值最低的一项也有A,其中的某一项更是有着EX的逆天高水准,且就这个Servant 目前顺从的态度也让雷狮感到满意。毫无疑问,这个Servant 很强,这是令人振奋的,但更让人激动的事让一个足够强大的强者臣服于自己。

    雷狮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他的表情看上去是自信而又狂傲至极的:“没错。我叫雷狮。”他一开口,发现自己竟连声音也因激动而在颤抖。

    “我明白了。”对方答道,仍是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不变:“那么,前第五骑士团团长安迷修在此向雷狮宣誓,我将成为您的骑士,将为您奉献出我所能奉献的全部,我的一言一行都将完全按照您的意愿,也就是说--我将以‘绝对的忠诚’助您取得从此圣杯战争的胜利。”

    “那么你的职阶是?还有,站起来说话,我不习惯你这样。”

    安迷修。雷狮抱着臂低头暗自思忖着,如果眼前的人真是那个人的话,那么他的职阶一定是……

    “Saber。我的职阶是Saber。”

    安迷修站起身,雷狮这时也恰好闻声抬头。

    对上的是一双藏有森林的眸子。




    #3
    “你铠甲下面穿的是什么?”雷狮一边对着手机屏幕敲打,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这个,Master 。”安迷修从沙发上站起来,身上原本穿着的繁复铠甲在瞬间化为金色光点消失不见,露出里面贴身穿着的明显洗过多次但被其主人爱护得很好的白色棉布套衫与一条朴素的黑色长裤。卸去护甲的安迷修这一身再加上其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脸,倒颇有邻家大男孩的干净气质。

    “啧,流芳千古的大骑士居然穿得这么寒碜,”雷狮在看了他一眼后颇嫌弃地摆摆手做出评价,“但也勉强算是能出门见人,走吧,带你去买点现代的衣服。”

    “优秀的骑士并不需要华丽的衣物来体现其美德,且骑士道并不推崇骑士在物质上追求奢华。”安迷修摇了摇头认真解释,“所以穿着的俭朴并不能改变我内里的实质。而且灵体化不是更方便吗?这样可以节省master 您的魔力供给以及买新衣服的钱。”

     “我有事让你做。”雷狮不耐烦地回头说道,随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不是俭朴是寒酸。

    “是,我明白了。”

    天!怎么有人能这么唠叨!?

    之前认为安迷修简直完美的我大概脑子是进海水了吧,雷狮恶狠狠地想。




    #4
    当安迷修从试衣间出来时,雷狮和一旁的导购员小姐眼前都是一亮。

    “怎么样?”安迷修理了理袖口。

    “还不赖,我的眼光果然不错,你果然很适合衬衣。”

   “mas……雷狮你觉得好就行。”感受到雷狮的目光,安迷修想起路上雷狮让他在一般人面前改掉敬称的话,立马改了口。

    “……等等,这是什么?”雷狮突然在衬衫袖口处发现一小截白色的布条。

    “……这是绷带,以前因为经常受伤的缘故就都会在胳膊缠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老习惯了一直改不掉。如果您……不,你觉得不妥的话我可以拆掉。”安迷修解开袖扣,挽起袖子露出自己缠满绷带的右臂。

    “随便你,想留就留着吧。”注意到安迷修那像是看着老朋友样子的看着那些绷带的怀念目光,雷狮摆摆手。趁安迷修整理衣服的空当,他又信步走到临近的一个展示柜,抽了条领带出来,“试试这个。”

    “……这要怎么系?”安迷修接过领带,一脸茫然。

    “给我!”雷狮一脸无语地夺过领带,站定到安迷修跟前,将领带搭过安迷修的脖子后低头给他打领带。

    “抱歉,雷狮,在我的时代并没有这种东西。”安迷修盯着认真为他打领带的雷狮,诚恳地道歉。

    “那也是。”

    雷狮又在导购员小姐的极力推荐下为安迷修配上了一只领带夹,又赶他进试衣间换上了黑色西裤与外套,再外加一双黑色的牛皮皮鞋。

    “收拾收拾还是挺人模狗样的嘛。”雷狮拍拍手,退后两步欣赏自己的作品。

    “就外形来看,当我雷狮的男朋友算是勉强够格了。”



    #5
    “先说好,我不会做饭,然后,我不吃外卖。”雷狮一开门就大爷似地往沙发上一挺尸,从家里“逃”出来的那两个月一日三餐都是吃的外卖,再吃都要吐了。

    “所以?”

    “所以以后做饭就交给你了,安迷修。”雷狮话音刚落,一本《365道家常菜--每天吃出新花样》就以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到了安迷修怀里。












    #6
    “其实你比我还要傲慢啊,安迷修。”雷狮的眼里是满满的嘲讽与不屑,“说什么‘绝对的忠诚’,呵,这可真是骗小孩的借口,说得这么好听,你只是为了赎罪而已,真是虚伪至极,令人作呕。”

    安迷修的拳头猛地握紧,指节发白,手背青筋毕露,但拳头又马上无力地松开,他张了张嘴,说不出半句话来反驳眼前的人。

    “其实你比谁都明白是无法拯救所有人的,但你偏偏又要为这种事而感到愧疚,就因为你背叛了你那该死的骑士道,所以你为了弥补,为了赎罪,又跑到我雷狮的面前来嚷嚷什么‘绝对的忠诚’,这只不过是你用来自我安慰的卑劣手段罢了,是啊,既然无法拯救所有人,那么只要拯救自己就好了嘛,让自己心安理得就好。

    每天说什么骑士道,你以为你在赎罪,实则一直都在践踏它。

    上一世的你尚且还能因遵循你的骑士道将那些人带去希望的彼岸,

    但这一世你却为了上一世虚妄的‘失落的忠诚’来向我示忠,这真是讽刺至极,可笑至极。

    你只是想让自己好受而已。”

   雷狮上前一步,抓住安迷修的头发,迫使他与自己对视,果不其然在那对曾经惊艳过自己的绿瞳里找不到生机盎然的森林,有的只是再惊不起一丝波澜的死水,“让你迷茫的并不是骑士道,而是骑士先生你本人啊。

    不然凭你真实的想法,怎会帮我去为圣杯而战斗,为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无聊的、可笑的东西。

    为了这种虚幻的传说中的‘万能的愿望机’使用你的双剑,不是你以前所最不齿的吗?不,该说所有参加圣杯战争的人都是你不屑为伍的吧。

    为了你那错误的骑士道,你在昧着你的良心战斗呢,骑士先生。”










   嘛,现在的话就只有这些了,都是片段,里面其实还要很多很多事儿呢,都还没有提到,但突然感觉以上的这些就已经把整篇文都剧透了是怎么回事(沉思,估计是文笔还太粗陋了吧(望天

   然后关于令咒那里,有些小伙伴已经发现错误了吧--其实Master 在未召唤Servant 之前,手背上出现的是圣杯赐予的“预兆”之痕,在Servant 召唤出来后,Master 才会有令咒,这真是犯了个极其愚蠢的错误,但因为这一点是发布之前刚刚才发现的,就懒得改了(不你

    但这里的毕竟是初稿,到正式稿就会把这些错误都一一改掉,所以请放心and欢迎捉虫(虽然正式稿可能就是有生之年了吧……(。

   所以这里就先屯了脑洞,有什么建议欢迎留言~☆


    以上